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横向导航栏

[每日一wen0717]平胸小贵妇[16P]

[复制链接]
每日一wen 发表于 2017-7-17 09: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榴友吧出品

每日一听
我该怎么办 - 林玉英
點擊這里打開新視窗 | 以下內容被隱藏:music.163.com (我已了解這是外部網站,并
同意加載
)

每日一闻

1、[时代商报]Facebook成为全世界第一大社交网络,活跃用户超过了20亿人。而据外媒最新消息,印度已经超过美国,成为“Facebook人口”第一大国。
2、[中国新闻网]当地时间15日下午,尼泊尔常驻联合国代表巴特拉伊同吉布提共和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默罕默德·赛义德·杜阿勒在纽约签署相关文件,宣布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并已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报。由此,尼泊尔的正式建交国达到了147个。
3、[参考消息]一个中资背景财团向全球最大的仓储公司之一普洛斯集团发出收购提议,该交易对这家新加坡上市公司的估值为159亿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786亿元)。该财团包括普洛斯总裁以及中国的高瓴资本集团和厚朴投资管理公司。
4、[中国侨网]洛杉矶的共享单车项目于2016年首先在洛杉矶市中心落地,但是数据显示该项目使用率不尽如人意。华裔民众表示,尽管了解共享单车存在多种益处,但是出于多种原因仍旧不愿意使用单车项目。
5、[全球企业动态]全球银行业权威杂志英国《银行家》(The Banker)公布2017年全球银行1000强榜单(Top 1000 World Banks 2017)。今年共有126家中国的银行入榜,较去年新增7家,其中,中国工商银行以2812.62亿美元的“一级资本”连续第五年位居榜首。按一级资本排名的前十大银行中,中国和美国的银行各占四席,英国和日本则各有一家银行入榜。
6、[华西都市报]四川今年上半年的外贸进出口增长喜人。7月16日,记者从成都海关获悉,2017年上半年四川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为2098.7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59.5%,远高于同期全国19.6%的整体进出口增幅。此外上半年成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为1812.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6.6%。
7、[福布斯中文网]扎克伯格身价再创新高:已经成为全球第六大土豪。Facebook股价的持续飙涨让该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的身家也水涨船高,他一共拥有Facebook约17%的在外流通股,以及公司绝大部分的投票权。过去五天时间,扎克伯格的全部身家大增了35亿美元。
8、[金融界]泰国旅游和体育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入境泰国的外籍游客达1733万人次,为泰国带来8760亿泰铢旅游收入。其中来自中国游客的贡献超过27%,达2412亿泰铢(约482.4亿元人民币)。
9、[新民网]华特迪士尼乐园和度假区主席包正博先生又丢出了多枚重磅炸弹,其中包括,创极速光轮将开往奥兰多,上海迪士尼乐园的“玩具总动园”园区将于明年开幕。
10、心灵点滴:
凡遇任何事都真实的迎上去,不躲避,不找借口,用心成长,努力工作,用爱不用情,不感情用事。当有一天你真的能把事业当生命,把梦想当使命时,心想事成就会拥抱你。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知,相守,无论谁都不会一帆风顺,只有一颗舍得付出,懂得感恩的心,才能拥有一生的爱和幸福。


每日一温


历史上的今天
2017年07月17日 丁酉年丁未月乙巳日-农历六月廿四
1. 1935年-中国音乐家聂耳在日本溺水去世
2. 1926年-晚清状元、实业家张謇逝世
3. 1402年-朱棣继帝位
4. 1945年-波茨坦会议召开
5. 1831年-清朝咸丰帝爱新觉罗·奕詝出生
6. 1924年-香港演员李丽华出生
7. 1947年-中共中央召开全国土地会议
8. 1976年-第21届奥运会举行
9. 1942年-斯大林格勒战役爆发
10. 1945年-纳粹德国陆军元帅布施逝世
11. 1899年-日本电气株式会社成立
12. 1894年-比利时天文学家和宇宙学家勒梅特诞生



每日一文

两个穷苦的倒霉蛋

         阿菩
  接0715期:htm_data/7/1707/2520006.html
  马蹄兴冲冲对马尾说:“听说有穷商队在招人。”
  马尾说:“哦。”
  马蹄说:“本来有穷从来不收外人的,但听说这次是因为打强盗的时候死了好些人,所以才破例在本城增加人手。”
  马尾说:“哦。”
  马蹄说:“太好了,看来这是老天给我们的机会。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翻身。”
  马尾说:“哦。”
  马蹄说:“他们招的只是杂夫、御者和几个匠人。御者的要求太苛刻,匠人我们做不来,我们先从杂夫干起——但我知道,有一天我会出人头地的。一定!”
  马尾点了点头。
  苍长老坚决反对在外边招人,有莘不破却想扩大商队的规模。寿华城和三天子鄣山两场恶战,本来就损失了好些人手,虽然在寿华城曾“精挑细选”地补充了若干杂役,只是要维持原来的规模人手也不足。
  “这样吧,”江离打圆场说,“入选的人我一个一个看。”
  苍长老就没什么话说了。经历几件大事以后,加上羿之斯、羿令符父子对众人的感染,造成了有穷上下对这个年轻人的高度信任——尤其在四老眼中,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江离都比有莘不破可靠得多。
  “不过,得有个人帮我。”
  “谁?令符兄?”
  “我想要个美女陪着……”说着,江离看了看不很情愿的雒灵。
  有莘不破替雒灵解围:“她不会说话,你会闷的。”
  “她不肯?”
  雒灵低下了头。
  “你不肯?”
  有莘不破看了看江离,又看了看雒灵,说:“我们一起去吧,多一个人,看得更仔细。”
  “你就这么不放心她?怕我把她吃了?”
  “不是啦。”有莘不破说,“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谁说你闲着?关于买铜车的事情,苍长老还没跟你说吗?”
  马蹄在初试的时候就被拒绝了。
  “我们不能带着一个白痴上路。”
  马蹄望了望站在不远处啃着麦饼的哥哥,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阴冷。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实际上对他这样的小人物,除了马尾,根本没人去注意他。
  雒灵坐在七香车里,低着头,看也不看身边的江离一眼,仿佛有点害羞。
  “其实,我们早就该谈谈了。”江离说,“有莘把你带回来以后我一直没怎么留意过你,但令符却说你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你知道,这个男人看人一向很准的。”
  马尾无忧无虑地咬着麦饼。
  马蹄看着马尾无忧无虑地咬着麦饼。
  快二十年了,这个哥哥到底是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亲人,还是拖累了自己的远大前程的包袱?这一路走回贫民窟,他被这个问题缠绕得很烦!“难道我要为了他而一辈子吃麦饼、睡墙角、做帮闲?”他摸了摸藏在怀里的那一块布币,犹豫了很久,终于说:“哥,今天我请你吃肉饼,好不好?”
  “真的?”马尾眨着眼睛,见弟弟点头,高兴地说:“呵呵,呵呵,呵呵。”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千万别走开。”
  马蹄转了个弯,走了两条街,买了一块肉饼和一包老鼠药。回来的时候,马尾还在那里高兴地等着。
  “什么?”有莘不破跳了起来,问道:“我们的钱不够买二十五驾铜车?”
  “不是,”苍长老道,“是不够付二十五驾铜车的半数——五年前,台侯——呃,先台侯已经付了半数了。”
  有莘不破道:“怎么会这么贵啊?我们可是把窫窳寨搬空了。”
  苍长老道:“炼青铜甚是不易,而祝融所炼出来的青铜更是天下一等一的精品。不说质量,光是打上祝融两个字,任何铜器都能增值三分。而祝融为我们商队量身定做的铜车更是非同小可:每一驾铜车不仅实用,而且精巧。车城布开之际,一钉一板,丝丝入扣,的确巧夺天工。我有穷商队能畅行天下,和这铜车实有莫大关系。”
  有莘不破苦笑道:“我不是不知道这铜车的好处——实际上这些铜车根本就是一栋栋会动的房子。连成车阵,简直就是一座可以随时拆分的城堡。一分钱一分货,它这么贵原也应该。‘这么说,有穷的钱是凑够了?’我终于明白芈城主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可笑我当初还夸口说钱不是问题呢。”他顿了顿,问道:“现在我们的钱大概能买多少?我们还剩下的大铜车还有几辆?”
  “如果把所有货物全部脱手,大概可以买下二十四辆。我们原来还剩下十五辆,去残去废,只剩下十二辆。”
  有莘不破道:“那好啊,刚好是三十六辆之数。”
  苍长老道:“但这样的话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铜车!没有本钱也没有货物!怎么做生意?还是少买几辆吧。下次回来再购齐。”
  “不行!少了一辆,车阵便不完全。再说我从来不喜欢走重复的路,也许商队再来到祝融的时候,我早不是你们的台首了。”
  苍长老心中一跳,看了看坐在旁边一直没开口的羿令符,想起他曾说过的话:“如果有一天他要离开,这个商队也羁绊不住他……”
  “买下,全买下!本钱的事情我再想办法。嘿,有了车阵,咱们商队又这么强,怕找不到钱?”
  苍长老吓了一跳,道:“您、您不是想再找一个窫窳寨吧?”
  有莘不破笑道:“不行吗?”
  苍长老高声道:“不行!绝对不行!咱们是商人,不是强盗。上次铲平窫窳寨,还可以说是师出有名,如果再做一次这样的事情,那么以后我们商队周转遇到困难,就不会再考虑别的办法,只会想到去抢劫。这种理念一定要杜绝,它会伤害我们商会立足的根本。”
  有莘不破笑道:“好啦好啦,我也是商国出来的,商人应该是怎么样的我还不知道?总之二十四驾铜车我是买定了,以后的事情……会有办法的。”
  “那天晚上我在‘松抱’的时候很奇怪,当时自己思绪太乱没有细想,但过后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当时你也在场的,虽然说闭着眼睛,但我知道你没有睡着,对吗?你能告诉我哪里不对劲吗?”
  雒灵静静地听着,不但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连一个念头也不转。
  “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嗯,对了,你现在不是紧张,而是全身放松,让心中没有一点想法。但你不用这样做啊。我又不是心宗的高手,别人不说话的时候,我是没法窥知她心里在想什么的。”
  雒灵仍静静地听着,不但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连一个念头也没转。
  “你怎么又来了?”
  “我把我哥哥安顿好了。”
  “这么快?”
  “其实在这座城里我还有个叔叔……”马蹄说着,摸了摸怀里还剩下的老鼠药。
  “我有个主意。”一直不说话的羿令符突然说。
  有莘不破喜道:“妙极!你的话就像你的箭,不发则已,发则必中!既肯开口,肯定有高招。”
  羿令符懒懒道:“不是高招,是烂招!还记得前几天芈城主对你的鬼王刀赞不绝口么?”
  有莘不破皱眉道:“果然是烂招,明知道我喜欢那把刀,还要打它的主意。”
  羿令符道:“兜里没钱却想买好东西,还要一次性买好多好东西,总得放点血。我们也不会让你单独放血,咱们把刀连同子母悬珠、七香车一起抵押在这里。下次商队赚够了钱,再行赎回。反正芈城主看中的不是鬼王刀本身,而是炼制它的法门。有个一年半载,够他研究了。”
  有莘不破自言自语道:“‘我们也不会让你单独放血’,看来倒像是你和江离早就商量好了的……那我还能反对?”
  苍长老道:“这倒是好主意,不过只怕分量还不大够。”
  羿令符道:“加上有穷之海,总可以了。”
  苍长老急道:“不成不成。”
  羿令符道:“只是抵押在这里,你还怕芈城主吞没了?”
  苍长老道:“芈城主哪会吞没……不过……唉……”
  “既然苍老也没有异议,”有莘不破拍板道,“那就这么定了吧。苍长老你再和芈城主讲讲价,让他打个折扣,钱就不用折现了,弄些刀剑弓矢就行。”
  只听门外的芈压笑道:“不愧是商国来的,真会精打细算。”
  “你走吧。”江离只看了马蹄一眼。
  “为什么?”马蹄有些失态。
  马蹄虽然不清楚江离在有穷商队具体的地位,但从众人对他的神态中也猜想得出这个肩头上睡着一头九尾灵狐的年轻人一句话就能决定自己的去留。
  “我有的是力气,脑袋也够灵活,我吃的不多,但各种各样的活都能干。”他不甘心,只要还有一丝机会他也要努力到底,如果不是这种坚持,这种韧劲,他和马尾早就饿死在这个乱糟糟的时代了。
  “而且我又没有什么牵挂,无论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忠心耿耿、无怨无悔地跟着商队走。平时我也很老实,您可以打听一下,所有人都会说我是这座城里最守规矩的人。做个杂夫,我可以的。”
  江离并没有再看他第二眼,只摇了摇头:“不行,你走吧。”
  阿三在旁劝道:“小哥,江离公子说了不行就不行,你快回去吧。后面还有一大帮人排着队呢!”
  马蹄有些绝望了,但仍不甘心:“能、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江离半阖着眼,没有说什么。
  阿三又催促了几句,马蹄不服气地问:“算我求求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行?”
  “你身上有一股我不喜欢的味道。”江离的眼睛仍然半阖着,“这种味道和死亡有些关系。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我只知道如果追究下去答案也只有一个:这个商队不适合你。这样的答复,满意了吗?”
  马蹄涨得通红的脸突然变得惨白异常。他没有再说什么,不甘心地退了下去。
  看芈压走进来,有莘不破笑问道:“你来干什么?偷听买家的机密,很不道德的。”
  芈压道:“我见你们招人招得差不多了,听说过几天就走,过来请你们喝酒,算是饯行。”
  羿令符道:“是你请我们,还是芈城主?”
  “当然是我!”芈压道,“如果是我爹爹请,你们就吃不到我的小菜了——他不会让我下厨的!”
  羿令符道:“你年纪太小,还不应该喝酒。”
  芈压道:“小!谁小?我今年十五了,已经成人了!别说喝酒,到天下哪里去闯荡都没问题。”
  羿令符道:“顺便带上你那会飞的房子。”
  芈压一本正经地更正道:“是厨房。”
  羿令符道:“顺便寻找传说中的丹阳之雀、昆仑之苹。”
  “对啊!”芈压话一出口,便觉失言,有点口吃地说:“你、你……”
  有莘不破接话道:“我们离出发还有好几天呢,你就自个儿要给我们饯行,只怕没那么简单吧。”
  羿令符笑了笑,道:“这孩子是给你撩拨得动心了。”顿了顿道:“不过我们不会答应的,你还太小。”
  芈压涨红了脸,强撑道:“答应什么?”
  羿令符道:“我们行商在外,风餐露宿,带着个孩子太不方便。”
  芈压给他左一句“孩子”,右一句“太小”,说得恼羞成怒:“谁说我是孩子?谁说我小!我就是要出去闯荡,就一定要跟着你们吗?哼!”说完怒气冲冲转身就走。
  苍长老说道:“这位少城主的脾气倒是火爆得紧——来得快,去得也快。”
  羿令符道:“这不是火爆,是小孩子脾气,偏偏还不服小。”
  有莘不破道:“小孩子不服小,老人家不服老——这本来就是人之常情。你也过分了点,一点余地也不留下,让他下不了台。”
  羿令符道:“你呢?难道你真想带着他走?”
  “我可没这么说过。”
  羿令符笑道:“那他临走前你那个眼色是什么意思?”
  有莘不破瞪眼道:“你这双眼睛怎么比你那头龙爪大鸟还毒!”
  “我只不过是想提醒你,”羿令符笑着说道,“如果你真打算这样做,小心芈方出动大军把我们给灭了。千万别仗着咱们买了他的铜车可以布阵!芈城主虽然一直是彬彬有礼的斯文样子,但你要是敢拐带他的儿子,嘿嘿嘿,芈家的重黎(zhongli)(就是火神祝融)之火,可比蛊雕的胃液厉害得多。”
  突然下起了雨。
  马蹄冷冷地看着在泥浆中滚动着的马尾,耳边传来他一句又一句的呻吟:“啊!弟弟,你,回来了,唉,好痛,我好痛……你走后不久,我,就痛,唉,肚子好痛。唉,弟弟……”
  马蹄突然狂奔而去,回来的时候提着一个破桶,桶里溢着冷水。他把马尾按住,捏住他的鼻子往他口里灌。
  马尾的呻吟模糊起来,手痛苦地乱撑、脚痛苦地乱踢。马蹄直灌到马尾口鼻冷水倒涌,这才放开他,任由马尾呕吐。等马尾吐到什么也吐不出来后,又压住他重新灌。
  雨停的时候,马尾已经吐到整个胃里连酸水也没有了。
  “肚子还疼吗?”
  “不疼了。”马尾整个人虚脱了,躺在湿漉漉的地上,却呵呵地笑着:“我弟弟真好,真本事,又救了我一次。”
  第二十二章 收服神兽驺(chu)吾
  古道到了尽头。再过去,就是西南边境,已不是祝融城的势力范围——甚至连大夏王的威严在那里也大打折扣。从六百年前开始,始祖大夏王威震神州,诛异己,封边鄙,对巴国驰封尊位,巴国国主自知无力与之争夺天下共主的高位,拱手臣服,成为天下八大方伯之一。但自从太康失国、后羿代夏(夏启晚年,生活日益腐化。启死,儿子太康继位,也沉湎于声色酒食之中,促使内部矛盾日趋尖锐。后羿借太康外出狩猎之时,乘机掌握了夏的政权。太康死后,其弟仲康继位,当了傀儡。仲康死后,其子相继位。后羿把相赶走,自己当了王,史书上称“太康失国”“后羿代夏”),天下纷然,西南一脉又有划地自守之势。
  “台侯,我们真的还要往前?”苍长老有些担心,毕竟这里是有穷商队历代以来最西南的极限。再往前的路,连行商六十年的苍长老也一片茫然了。
  “当然!”有莘不破一挥鞭,策马冲了过去。商队跟着台首的风马辚辚前行,江离居中,羿令符押后。当苍长老见羿令符也毫不犹豫地冲过这道有穷商队从来没有跨越的界限后,他知道,以后的路再也不是他所能预测的了。
  有穷国的勇士们在荒凉的旷野中,唱起悲壮的歌曲,歌颂着永恒的鬼神。
  凌乱的草木间,一头猛兽被歌声惊醒。这歌声何等熟悉。它模糊地记起那支吓得它千里亡命的羽箭。它放轻了脚步,慢慢走到丛林的边缘,看着一堆长长的东西在它身边经过:那堆东西里有风马,有牛,有人——但并没有那个天神般的人类的气息。看来这群人不是那群人。咕噜噜……它的肚子饿了。
  “哈哈!”阿三兴冲冲地骑在从窫窳寨夺来的银角风马上,一边履行巡视的任务,一边享受驰骋的快感。近来和阿三结交成酒肉好友的老不死,骑在一头杂种毛驴上,扑颠扑颠地试图跟上他。突然老人家有点内急,驱驴到灌木丛解手,然后他看见了那双闪着凶光的眼睛,登时把要排泄的东西都吓回去了。
  “啊——救命啊!老虎,不!怪兽!不,那个那个啊——”
  阿三赶了上来,也惊叫一声:“驺、驺吾(《山海经》中一种像虎的怪兽,骑上它能日行千里)!”
  驺吾对老不死这堆烂肉不感兴趣,这堆人里有更新鲜的肉在。它抖了抖它得意的毛发,风一般向一个挡在它面前的骑士冲去。
  阿三大骇,狂叫着向离得最近的江离逃去:“救命啊!”
  驺吾闻到一股清香,食欲大增,舍了阿三,向那细皮嫩肉的人类扑了过去。只见那人类袖中突然生出一条长满鲜花与毒刺的巨藤,闪电般卷了过来。
  “怎么回事?”有莘不破问道。
  “来了一只驺吾,和江离公子正斗着呢。”
  “驺吾?那算什么。”但有莘不破仍回马向中队驰去。到了附近,只觉眼前一亮:只见一头神俊的猛兽全然不畏江离的藤鞭,一次次被逼退,又一次次勇敢地扑上。这只驺吾年纪还小,但已经显露出兽王应有的无限活力。
  坐在有莘不破背后的雒灵突然听见一阵狂喜的心声。她刚想探出头来看看有莘看见了什么好玩事物,身前一空,有莘不破已经溜下马去了:“你待在这里别动,我去抓它。”
  这时羿令符也已经飞驰过来,正要取弓,便听有莘不破嚷嚷着:“别伤了它!多漂亮的家伙,我要抓它做我的坐骑。”阿三看驺吾张牙舞爪的猛态,实在无法把它和“漂亮”这个词联系起来。但见有莘不破已经冲了过去,江离收了藤鞭,静静看着有莘不破徒手和驺吾缠斗在一起。“这人怎么这么没风度!和一只野兽打起架来。”哪像江离,只是单手挥舞,就把驺吾逼得进退不得。
  有莘不破头顶着驺吾的脖子,两手叉开它的两对前爪,在地上翻来滚去,“简直就是两头驺吾在打架嘛!”
  突然有莘不破一个翻身骑在驺吾的背上,双臂用力,勒紧它的脖子,大叫:“别闹!别闹!乖乖,我给你东西吃。”
  这只驺吾虽然年纪还小,但却也有无穷大力,它是荒野的王子,丛林的骄傲。哪肯向人低头,身子一挺一震,竟把有莘不破抖了下来。它也知道今日在这群人类手下讨不了好去,四脚放开,向灌木丛飞奔而去,转眼到了灌木丛的边缘。有莘不破眼见难以追上,又不忍让羿令符放箭伤它,不禁叫道:“可惜可惜。”
  突然灌木丛飞出一个火球,打了驺吾一个筋斗。驺吾吃惊,向左逃去,却遇见凭空出现的十几只火鸦,这些火鸦触物便燃,燃尽便死,驺吾不动,它们不动,但只要驺吾向左一动,它们便奋不顾身地向它扑来。驺吾肌肤毛发的潜质不在蛊雕之下,但它的道行可比大荒原那只蛊雕差远了,遇火吃痛,转头又逃,却见一只火雀从天而降,双翼一阖,灼得它两眼冒烟。不得已,正想往有穷众人的方向逃去,一条火龙从它身旁越过,倒卷过来,把它缠住。
  火龙烧的是文火,火雀燃的是武火,这文武真火前后夹击,把驺吾烤得一佛现世,二佛升天,渐渐毛垂皮软,筋酸骨痛。这时灌木丛后边走出一个男孩,年纪不过十五,身高不足六尺,一脸嘻笑,得意非凡,正是祝融城少城主芈压。芈压手一扬,收了火雀火龙,十几只火鸦仍虎视眈眈地在半空中监视着。驺吾却没了半分逃跑的姿态,驯熟地走到芈压身边,俯下头亲热地舔了舔他的手。
  有莘不破见状无限惋惜,道:“小子你怎么来了?”
  芈压抚了一下驺吾的毛发,嬉皮笑脸地对有莘不破道:“我要到毒火雀池去啊,这么巧就在这里遇上你们。”
  羿令符哼了一声,道:“真巧啊。”
  芈压向他吐了吐舌头道:“令符哥哥,我可没得罪你呀,为什么你这么针对我?”见他不答,又问有莘不破:“有莘哥哥,你要这驺吾做坐骑吗?”
  有莘不破看着驺吾对芈压那副亲热相,摇头说:“它这辈子跟定你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芈压欢呼一声,跳上了驺吾的背脊,搂住了它的脖子,道:“你不要就太好了。我一见它就很喜欢,都不敢用重黎之火,怕烧坏了它。”
  有莘不破道:“你就这样出来?你的厨房呢?”
  芈压向灌木丛的后方指了指,道:“当然要带着,在那边。”
  有莘不破道:“把它弄过来,你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
  芈压在驺吾背上翻了个筋斗,大喜道:“你肯让我跟你们一起走了?”说完有点担心地看了看羿令符。羿令符哼了一声,不说什么。
  有莘不破道:“看见了吧,他向来面冷心热,口硬心软的,不说话咱们就算他没意见了。”
  羿令符道:“我没意见,只是这些小东西不知道有没有意见。”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空中东北方漂浮着一些若隐若现的蓝色火焰。阿三惊叫道:“鬼火!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鬼火?”一弹指间,那些蓝色火焰飘到近前,才看清都作婴儿形状。芈压和这些火婴儿打了一个照面,脸色不由得变了,而那些火婴儿也惊叫起来,瞬间化作几股青烟冲天而上。
  芈压道:“糟了,我爹爹要到了。”
  果然,不多时便见东北方一片红霞,就像整个大地都燃烧起来。
  有莘不破问羿令符道:“他们离我们不远啊,这两天你都没发现吗?为什么不把这些跟踪我们的东西弄掉?”
  羿令符道:“发现有什么用?弄掉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这小子既然跟定了你,难道他老子就不懂得只要吃定你就能找到儿子?”
  芈压扁了扁嘴,说:“有莘哥哥,江离哥哥,令符哥哥,雒灵姐姐,我不想回去,你们帮我想想办法。”
  有莘不破道:“瞧瞧,瞧瞧,这孩子多可怜。你们也不想想,这样的大好年龄,却要被困在家里哪里也不能去,像个囚犯一样。天底下没有比这更悲惨更可怜的事情了。”
  羿令符冷笑道:“我可看不出有哪里悲惨可怜的。”
  有莘不破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从小就有机会闯南走北,哪像我们,简直是关在鸟笼里面的金丝雀。”
  江离一直不说话,此时却不禁失笑道:“别乱比喻,金丝雀没这么大的块头,你们两个一个是猩猩,一个是猴子,是近亲,是好兄弟。”
  有莘不破道:“他哥哥都叫了,我们自然是兄弟了。小弟你放心,这声哥哥我不会让你白叫的,芈城主来了我挡住。”
  羿令符冷笑:“挡得住再说。”
  “布车阵!”有莘不破下令道。
  苍长老应道:“地势太狭窄,布不开。”
  “那你们都往前面走,我们几个断后。”
  车队前行,几个首领越过位于最后的“鹰眼”,一字排开,横在路中央。有莘不破虽然是台侯,但晚上一直都坚持睡在客车“松抱”,车队最大的“鹰眼”便成了羿令符的主车。四长老私下说起这事都对有莘不破大生好感。
  眼见红霞逼近,有莘不破对芈压道:“你带着你的宠物进‘鹰眼’去,藏着别出来。”
  芈压大喜,骑着驺吾躲进了鹰眼。
  他才进去,一团偌大的火焰横空飞来,离地面还有十余丈,却早把方圆二十丈内的草木都烘得干枯。众人定眼看去,那火焰竟是一头独脚怪鸟,其状如鹤,赤文青质而白喙,神情凶猛。江离喃喃道:“毕方(《山海经》中长着一只脚的鸟),竟然是一只毕方。”一人巍然坐在毕方的背上,火烧得越猛,他越显得精神,正是祝融城城主芈方。数十只火鸟跟在毕方后面,背上都坐着人。远处沙尘滚滚,看来还有陆上人马,只是没有空中人马来得快,一时未曾赶到。
  几个首领还不怎地,他们座下的风马可受不了了。他们便一个个跃下马来,任由它们逃去。有莘不破作揖道:“芈城主别来无恙。来给我们送行么?呵呵,小子们可不敢当。”
  芈方在毕方上回了礼,冷然道:“有莘台侯!有穷来我祝融,芈某人也没有亏待的地方,怎么贵商会临走之前,竟然还要拐走我那无知小儿!”他不叫世侄,不称世兄,却称“有莘台侯”,显然来意不善。
  有莘不破道:“城主听我一言:芈压天纵奇才,眼见已长大成人,正该出来历练历练。他驱火的功夫厉害得很,我哪有本事拐带他?”
  芈方冷笑道:“没本事,那更不配和我儿一起!让他跟一群没本事的人一起在外胡闹,我怎么放心?废话少说,你是交人,还是看打?”
  有莘不破道:“我答应了芈方,要带他去见识见识天下奇景、万邦风情。男子汉和男子汉说话,不能不算数。”
  芈压在车里听了暗暗得意,对驺吾说:“听见没有?小驺吾,有莘哥哥说男子汉和男子汉说话算数!嘿,这两个说话算数的男子汉啊,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我!”话没说完,一阵奇热逼来,吓得驺吾踊身出车,芈压骑在它身上,也给带了出来。回头看时,千锤百炼的有穷主车“鹰眼”竟在瞬间被烧成一堆废铜!
  芈方在空中冷冷道:“你是交人,还是看打!”
  有莘不破还未答话,羿令符已然怒道:“芈世伯,亏你是天南一柱,你和家父号称至交,怎地把他老人家的遗物毁了?如此无礼,枉为长者!”
  芈方道:“后生小辈,懂得什么礼节礼数,此车由我亲手打造,如今我亲手把它烧化了送还在天之故人,正是朋友之谊!”
  芈压道:“爹爹,你别为难他们,是我自己要出来的。”
  芈方哼了一声,道:“还不是这个有莘不破,说什么烹调至味,才蛊惑得你这无知小儿离家出走!”
  芈压道:“不是的!我其实很久以前就有这种想法的。爹爹,有莘哥哥他们人很好,你让我跟他们去闯闯吧。”
  芈方哼了一声,道:“人好有个鸟用!”
  江离插口道:“那么芈城主如何才肯答应芈压呢?”
  芈方笑道:“除非你们有本事把我打倒。否则……”
  江离道:“否则怎样?”
  芈方道:“就像这铜车一样!”
  江离和羿令符回身看了看被瞬间烧化的鹰眼铜车,对望一眼,摇了摇头。
  芈压冲了上来,拦在众人前面,对芈方道:“我跟你回去,不过,你不能伤害他们。”
  有莘不破突然左手探出,抓住芈压后背,举了起来。
  芈方脸色大变,喝道:“做什么?!”
  有莘不破道:“小子,我答应了你,便不会失信,你给我到后面好好待着去,别掺合进来捣乱。”右手伸出,捏得芈压筋骨酸软。左手一托,芈压稳稳落在驺吾背上。有莘不破喝道:“背着你的主人,到商队里面去。”驺吾是通灵异兽,虽然不懂人言,却也能会意,背着不能动弹的芈压走进车队之中。
  有莘不破大摇大摆地往前一站,倒也威风凛凛。雒灵暗暗担心,羿令符摇头苦笑,江离微微叹息。
  这时祝融城的地面人马也已走近,人马喧嚣,不下千数,看来更增威势。
  芈方道:“你和我儿才认得多久?值得为他枉送性命?还是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有莘不破道:“都不是,但我知道我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的。”
  芈方道:“难道你有把握打败我?”
  有莘不破摇了摇头:“我没有,不过总得试试。当初我们面对大荒原的蛊雕也一点把握都没有,后来蛊雕还是被我们打倒了。”
  芈方对羿令符道:“你呢?”
  羿令符哼了一声,一言不发地跨前一步,站在有莘不破左边。
  芈方又对江离道:“以公子的聪明,也要陪这小子胡乱送命?”
  江离叹了一口气,道:“自从被他从大荒原的雪堆里挖出来,我就没遇见一件好事。”也走上一步,站在有莘不破的右边。
  芈方看了看一直贴在有莘不破身后的雒灵,雒灵并没有看他一眼。
  这女孩子总是低垂着头,从来都没说过一句话。芈方道:“看来你们决心倒是不小,好,我成全你们。”
  毕方突然高声鸣叫,喷出一团黄色火焰,在半空化作三十三条火龙,疾冲而下。




每日一吻
平胸小贵妇


















每日一问


今天的问题是:
这是哪一部电影?

答案下期公布,第一个答对者奖1024U。重新编辑不算。奖励本月底统一发放。


上期答案:第三部第八集
第一个答对ID:无



“榴友吧-每日一wen系列”感谢各位的支持!

Quote:
       为了更好的发展榴友吧系列贴,造福更多的社区榴友!诚邀喜欢快乐发帖的朋友们来加入我们!
       对于能够加入我们团队的朋友,我们将每月给予社区福利报酬!
       同时,我们还有一些奖励发放,你的奖励超乎你的想象!

有意愿的朋友可短信PM“ID:芭蕉炒饭”
欢迎你的加入,期待你的到来————榴友吧小编团队!
上期(0716期)地址:htm_data/7/1707/2521825.html
每日精彩回复



你和我们小编有相同的爱好呢,他的ID就是主角那台车        ——谢谢支持一wen



对啊,小编所在的这座小城市,今天就好几个地方停电呢        ——谢谢支持一wen



事实上一wen每期的妹纸都没有露点啊        ——谢谢支持一wen

榴友吧,起于心,重于情。


温馨提示
  1.本站无法保证所有影片均可播放,遇到无法播放的视频请更换影片或更换板块观看!!!
  2.夜间为本站高峰期,视频贴打开后请耐心等待缓冲,若播放速度慢请尝试多次刷新网页(自动切换视频服务器)。
  3.搜索引擎无法搜寻到本站,请花两秒钟时间将本站域名截图保存到手机。
  4.搜索引擎无法搜寻到本站,请花两秒钟时间将本站域名截图保存到手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秋水长天一色 发表于 2017-7-17 09: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we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临觞奏九韶 发表于 2017-7-17 09: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10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孟庭苇 发表于 2017-7-17 09: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10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guanxiao398 发表于 2017-7-17 09: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吻,电影没看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早安幸福 发表于 2017-7-17 09: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地址发布|小黑屋|论坛

GMT+8, 2019-1-19 10:21 , Processed in 0.07472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站点声明:本网站提供的资源均来自网友采集发布自互联网,不带表本站立场。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任何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特为除中国大陆以外全球华人服务,由于中国大陆法律限制,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观看,传播。否则,后果自负!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